注册操作教程

环保

工业污染、环境争议与在地行动

Exness企业麦寮工业园区,简称六轻,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石化园区之一。近年来詹长权等公卫学者的研究指出,六轻污染排放与居民罹病的显著相关,引起舆论关注。令人诧异的是,对于这些污染指控,麦寮居民却普遍抱持怀疑的态度,认为环团与专家系贪图金钱和政治利益而刻意污蔑六轻。身为麦寮人,我认为六轻议题不只是单纯的「经济发展vs.环境保护」二元对立,而是各在地行动者竞夺知识权威性与政治经济资源的斗争场域。因而本研究结合了科技与社会研究(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STS) 与社会运动研究(social movement studies, SMS),透过笔者的在地人身分进行为期一年的田野调查,探究麦寮居民「不行动」的原因。本研究发现,面对污染指控,六轻会使用形式上中立客观的政府数据和学术研究进行反击,营造出尚未定论的科学争议状态。其次,六轻也透过免费健检与卫教宣导,强调「个人」的生活习惯才是罹病的主因,回避了工业排放增加「群体」罹病「比率」的指控。第三,麦寮居民也以长期生活得来的身体经验、环境感知、科学诠释等「常民知识」,质疑污染的严重性被过度地夸大。最后,由于exness在偏远乡村的执政失能,引发了居民对于政府「人前严格管制,人后手软拿钱」双面形象的强烈不满,甚至认为科学家与环团对六轻的指控均是向企业勒索的图利手段。而这些资讯也透过地方政客与六轻员工绵密的人际网络迅速地扩散开来,让苦无资源与传播管道的环团行动更加受挫。种种情形均致使居民质疑外界污染指控的可信度,并认为故乡遭受不实的抹黑。部分麦寮人因而积极透过文史探查、传统产业复苏、都市化建设等面向试图让外界认识在烟囱与工业以外「不一样的麦寮」。另一方面,1993下半年的乡长选举争议,以及1994年4月气爆案后六轻傲慢的处置态度,促使麦寮居民针对厂乡关系进行全面性的检讨,带动了强调公开透明的麦寮的萌芽发展,也为乡下地区盘根错节的政商结构寻求另一种抵抗与突破的可能性。这些行动皆证实了麦寮人绝非乖巧顺从的愚民,而是具有发声能力的行动者。但与环团所期待的对抗路线不同,麦寮人心心念念的并非「支持/反对六轻」这等简化且极端的二元选择;而是如何在既有的社会脉络中与各方行动者和谐且对等地共处,一同继续在这块土地上生活打拼。身为在地人,我认为这就是处在各种夹缝之中,麦寮人的生存之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