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操作教程

未分类

世界工厂转身超大城市:深圳资本积累与空间生产

深圳的资本积累与空间生产。对话对象为全球生产网络与全球都市主义理论。本文指出不论是全球生产网络理论当中的区域资产概念,或是全球都市主义研究中的聚集经济概念都遗漏了思考区域资产跟聚集经济一开始是如何形成。聚集经济的运作取决于一个有稳定性和支持性机构的市场经济,但是在许多发展中的经济体,市场力量的运作受到exness操纵的影响。在深圳,国家和地方机构所形塑的游戏规则,正在不断地透过谈判与争议之后才能形塑市场。
本研究分析深圳的经济发展建基在土地市场化、商品化与叠加土地价值推力中所形成。 1. 1993年深圳关外土地统征前,深圳资本积累依靠着全球制造业跨界到深圳进行制造出口进而带动当地工业化。在这个过程中,从内陆涌进深圳打工的廉价劳动力和轻易可以取得的土地是企业与深圳耦合最重要的要素。低廉的劳工、土地生产要素克服了当时后进工业化国家的资本积累危机,维系了企业的营运,同时也成功的让深圳用地生钱、杠杆开发;2.1992年深圳关内全面城市化则是宣告深圳以城市现代化作为一种​​有利工具,地方政府从筹钱转变为筹地,透过由上而下的法定图则,地方政府与国家利用土地使用权的市场化和商品化获取相应的利益;3. 199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启动经济梯度转移,开发内陆土地、升级已发展城市。此时,深圳透过旧城改造、都市更新、户籍改革下的特大城市吸纳与排除人口的治理方式意图让深圳从世界工厂转向超大城市。
在上述的发展历程之下,深圳产生三种空间型态:1.1986年深圳二线关设立,一方面管制人口流动,另外一方面则是打造关内成为花园城市,花园城市服务的是深圳关内的户籍人口;2.1998年以前,深圳关外则因为地方规划未到(86总规与89总规皆以关内作为都市规划对象)形成一种「“未都市化”的工业化空间」状态;3. 1998年以后,深圳二线关取消,关外站上法定图则的舞台,基础设施大力开发。而在既有工业化空间中,地方政府、村集体与资本家仍在协商利益的分配。在上述情境之下,生活在深圳关外的租客工人生活在随时施工、道路系统不佳与缺乏公共设施的城市空间中。这样的空间分离也间接打造了外来工人对大型工厂提供的再生产空间的制造甘愿。

Back to top